绿林深处的“鸡司令”


来源:成都日报   2018-09-10

在金堂县平桥乡五盛村5组,每天早晨6点过,一位年轻人就开始忙碌,为他心爱的鸡弄早餐......这就是走南闯北,有着8年军龄,南下过深圳的青年刘国辉。前些年,他放弃外面优越的条件归乡,筹建了平桥达夫生态农场。

初建农场的念头,源于他在深圳打工时,在高楼林立间,认识了一个养殖户,一有空闲他就去帮忙。渐渐地他就爱上了养鸡,可后来深圳扩建,那个养殖户没地方养了,他想到了老家有大片山林,可以放养这些鸡。促使他返乡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决定建一家良心鸡场,不给鸡喂养任何饲料,达到绿色喂养。

回乡以后,他把打工存的积蓄拿出来,开始创业。怕技术不到位,他就买书买资料,去邻县养鸡场学习,掌握苗鸡的孵化和饲养技术。

刘国辉家的老房子在一个半山坡上,屋后面是一座大山,有宽阔的竹林树林。最初他和朋友共同投资养了一万只苗鸡,一年下来赚了8万元,尝到了初次成功的苗头,信心更足了。可后来遇上禽流感,没栽在技术上,却栽在价格上。守着几千只鸡苗,每天每只小鸡吃5角钱,这堆吃货一天都要吃掉一千块钱,真急人呢。只能低价出售,与朋友一人亏掉两万元。后来再战,他引进新品种,转向主养跑山鸡。

刘国辉养了两种跑山鸡,一种是广西四大名鸡之一的瑶鸡。南丹瑶鸡品种是因独特的地理环境决定的,它在远古时代就作为野鸡生活于深山老林,直到白裤瑶族进山把它捕猎回来。瑶族同胞把吃剩下的活鸡留下来进行驯化繁殖,慢慢发展成瑶鸡。由于山区居住分散,文化生活缺少,因此瑶族素有养大瑶鸡斗鸡的传统。瑶鸡的喂养方式,是早上挑上山放养到山上,晚上挑回家,如此保持了野鸡的野性和好斗的特性。因此刘国辉每次去喂这些瑶鸡时,穿着厚实的迷彩服吹口哨,鸡就从四面八方飞来。它们还很认人,外人近不了身,稍不注意还会被抓伤啄伤。

瑶鸡羽毛黑红色与其他色间杂,分外漂亮。每天它们早早出鸡屋,吃三分饱就去山林。在山野里觅食,奔跑飞扑嬉戏,傍晚家里的大黄大黑狗把它们往回赶,听着刘国辉的口哨声它们就从远处的山林往回飞,飞回来不是老老实实进笼子,而是高高地栖息在竹子上树上。夏天还行,冬天怕冻坏了必须逮回屋,刘国辉这一折腾下来基本上是夜里10点钟了。瑶鸡就怕打架会斗坏,要随时派出几只狗去巡逻,刘国辉也不时去巡山。这种鸡的喂养是玉米加青叶菜。因为它们长期在山中飞跑,肉长得结实味道鲜美,适合做川味中的凉拌鸡块。

刘国辉还养了一种五黑鸡,又名“五黑绿鸡”。黑鸡,起源于明朝神农架(今湖北辖区),具有毛、皮、肉、骨、内脏皆黑的“五黑”特征,是罕见的珍禽。妇女坐月子,黑鸡炖汤是上佳的滋补品。

目前刘国辉的鸡场属于起步阶段,还没啥收益,远在外地开公司的姐姐因人手不够想让他去帮忙,但他还是没有答应,他认为在外打工,始终处于一种漂浮状态,没有根,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要坚持奋斗下去,拼出自己的事业。

刘国辉做任何事都很负责。他对自己出售的苗鸡定期回访,有些大妈买鸡苗的钱不够,对特别困难的,他就送了。回访时看见大妈们把自己出售的鸡养得好,刘国辉比自己赚了钱都高兴,如果与鸭等混养弄得很脏,他还帮忙洗扫,再三反复教给他们养的方法。赊账的大妈赚了钱守信用来还,都夸小伙子实诚。

到了年底,刘国辉把养大的跑山鸡装箱拿到城里的小区门口卖,他的跑山鸡比一般的肉鸡价格贵一半。有大妈嫌贵,他就说:“你先买一只回家吃。这是全部喂粮食和青草的跑山鸡,喂的时间长,生态可靠,你觉得好吃,明天再来买。”大妈将信将疑地买下一只跑山鸡,再买一只肉鸡,对比后第二天带来一群大妈争相来买跑山鸡,说他的鸡不肥腻。于是他饲养的第一批鸡很快就在城里的各小区销售一空,许多朋友已经在微信上预订年鸡,还有专门的群购团,鸡蛋和跑山鸡根本不愁销路了。他说,就是要把鸡饲养出品质,良心养鸡,在青山绿水间放飞理想。

刘国辉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在乡村打拼。最初家人大都反对他养鸡,只有从淮口榨油厂退休的父亲默默支持他,陪他一道坚守穿梭在山林里。后来妻子慢慢理解,成了他在城里的“卖鸡西施”。随着哨声里鸡群的飞舞,刘国辉累并快乐着。下一步他计划再找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加入,把家门对面的大片山林开发出来,种上果树,树下养鸡鸭鹅,开拓一大片鱼塘,让田园农庄与旅游观光业结合。在刘国辉的山林里,鸟儿婉转雄鸡鸣唱,似乎奏着一首欢乐的歌。回归自然,振兴乡村,筹建生态家园,他正撸起袖子加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