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集体经济思想


来源:中国经贸导刊   2018-10-08

农村集体经济是以集体土地为纽带的社区性合作经济组织,是集体成员利用集体所有的资源要素,通过合作与联合实现共同发展的一种独立的经济形态,与国有经济共同构成我国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两种基本形式。习近平同志从青少年时代陕北农村插队担任梁家河村支书直接经营管理村集体经济,到河北正定任县委书记,再到福建宁德任地委书记,直到十八大担任党的总书记以来,对集体经济理论进行了一以贯之的具体而系统性地论述和阐发,内容宏富,博大精深。

一、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是对党的集体经济理论的继承与创新

习近平同志对集体经济的研究探索先后经历了由集体经济一线实践到框架构建,再到理论成熟。近百年来的党的集体经济理论的丰富和完善、新时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历史转变,成为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形成的理论渊源与时代背景,进而形成了继承性和创新性的两个基本特征。

习近平同志的集体经济思想,渊源于我们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和领导集体多年来的实践探索与理论总结而一脉相承。在对集体经济地位的战略性认识方面,早在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同志就提出“我们在经济上组织群众的最重要形式,就是合作社”。建国后,毛泽东主张通过合作社的形式实现对农业的改造,使农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提出“对于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如果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会去占领”,并明确合作社建设的意义要与工业化联系起来考虑,从而与苏联集体农庄式的集体经济相根本区别。习近平同志历来高度重视发展农村集体经济,曾指出“有的同志说,只要农民脱贫了,集体穷一些没有关系。我们说,不对!不是没有关系,而是关系重大”。再如,在辩证看待集体经济发展的阶段和条件方面,1980年,小平同志提出实现农业第二次飞跃的关于机械化、管理水平、多种经营和集体经济比重的四个条件。1990年,习近平就闽东经济发展问题提出要搞好农村二步改革,既要完善双层责任制,又要促进土地的适度规模经营。

同时,习近平同志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实现农民共同富裕进行了新的探索,形成了诸如集体经济功能定位、扶贫脱贫、集体主义文化、集体经济与社会转型等领域的一系列新的论述和论断,是对党的集体经济理论的重要创新和发展。领会学习贯彻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对于壮大集体经济,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进程,探索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二、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的主要观点

(一)哲学基础

一是对人的本质的认识。习近平同志从中国传统文化、经济学、社会学等不同层面关于人的本质的高度概括和抽象,为研究作为区别于个体的集体经济组织的存在合理性提供了坚实的哲学基础。认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天人合一”的古老哲学命题,一以贯之的是一种建立在人与人关系基础之上的“人—物—人”也即“主—客—主”的思维框架,这与西方哲学的“人—物”的思维框架和认识路线是明显不同的。”进而提出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二是对矛盾论运用的纯熟把握,提出了新时代社会主义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发展集体经济则是破解矛盾的重要物质基础和实施主体。三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特殊规律深刻阐述。2001年,《对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再认识》中提出“在至今所有的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论著中,看到的几乎全是西方市场经济理论的论述,谁也没有说清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内涵、特征、运行机制以及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是怎样结合在一起的”。北京郊区集体经济实践中,通过产权封闭的乡联社、村合作社与产权开放的社办企业之间的组合,形成了典型化的“社+公司”体制,对集体所有制与市场经济结合进行了有益探索。

(二)功能定位

习近平总书记一直高度重视发展壮大集体经济,主要是基于对集体经济自身功能定位的深刻理解基础之上。一是政治功能。认为:“社队集体经济是农村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支柱,只能加强,不能消弱”。二是经济功能。“加强集体经济实力是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保证”。三是社会功能。认为集体经济是解决贫困问题的必由之路,可以在广泛领域内帮助政府实施多项农村社会发展计划。四是文化功能。集体经济实力是农村精神文明的坚强后盾,活跃农村文化生活的物质基础。五是生态功能。疏解非首都功能过程中,集体经济转型升级恰好是为了缓解人口资源环境矛盾的“大城市病”。

(三)发展路径

农村现代化的过程就是农村产业结构变革的过程。习近平对于如何发展集体经济实力,首要的是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角度开始的。认为“集体经济组织正在由过去的单一农业型,加快向非农产业的发展方向转变”“大部分乡村继续搞好种养加工,开发利用当地资源,兴办集体林果业、养殖业,进而搞深加工”。其次,提出要实行农工商一体经营,增强服务能力,并随着集体经济实力的增强,逐步扩展服务内容,由单项向多项直到系列化服务发展。三是对于集体经济实力和“统”的功能发挥弱化的问题和状况,从指导思想、产业结构、干部素质、政策扶持等方面进行了分析,提出要建立扶持集体经济的政策体系。要加强领导,通过组建乡镇经济委员会等方式,增强乡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机能。解决农村土地整理中非农用地指标紧缺难题,并对村庄整理项目要优先立项。从财政、税收、贷款等方面加大对集体性质企业的扶持力度。

(四)体制改革

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集中在经济体制改革部分,论述最为详尽。一是市场地位。认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是农村各类市场主体中组织化程度最高的主体,应该在建设良好的市场秩序和市场环境方面起带头和表率作用”。二是统分关系。“一方面,农户作为市场微观主体,要求摆脱对集体经济组织的依赖性,以‘法人的身份独立自主地参与生产经营活动;另一方面,农户在面对市场风险时,又要求集体经济组织充当龙头,引导和帮助他们安全、顺利地进入市场”。三是内部运行机制。“农村基层管辖的集体经济组织要实行政企分开,推动集体经济组织向纯粹的集体经营组织和自治组织分离转变,并在集体经营组织内部引入竞争机制、约束机制和激励机制”。四是联营联建。提出国营、集体、个体之间要搞多种形式的联营,每个县办企业要带动一个村办企业,聚集社会闲散资金,发展地方经济。五是指出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基础和本位。并认为集体经济不是仅仅统一经营一种实现形式,要按照“三权分置”的原则,让市场决定经营主体。

(五)社会转型

长期以来,关于农民工的理论研究多是先验性地认为农民以个体形式分散融入城镇是中国城镇化道路的基本形式,而忽略了依托集体经济有组织的参与城镇化的可能性。习近平同志就城镇化道路以及集体经济与城镇化的关系进行了大量的阐述,明确指出了城镇化的发展方向和路径。一是坚持就地就近城镇化,不能走盲目发展大城市的路子,提倡就地消化,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二是强调要引导乡镇企业向小城镇集中布局,把乡镇企业和小城镇作为农业现代化的前提条件。明确农村城镇化不是村村都要城镇化。三是突出县域经济在农村社会转型过程中的龙头地位。要求扩大县级经济管理权限,提升县域块状经济水平,加快富余劳动力就近就地转移就业。

(六)扶贫脱贫

扶贫脱贫是总书记一直挂念的大事。一是要依托集体经济实现扶贫脱贫。早在1990年,习近平同志就指出:“我强烈地感到,在扶贫中,要注意增强乡村两级集体经济实力,否则,整个扶贫工作将缺少基本的保障和失去强大的动力,已经取得的扶贫成果也就有丧失的危险”。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问题的讲话中,四次提到了壮大集体经济问题,如“要实施贫困村提升工程,培育壮大集体经济,完善基础设施,打通脱贫攻坚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二是要将扶贫资金用于壮大集体经济。“扶贫资金要相对集中一部分用于扶持乡村集体经济实体,增强脱贫后劲”。

(七)文化传统

关于支撑集体经济的文化传统,习近平同志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论述。一是指出中国文化传统与西方有着明显的不同,由此会导致对社会经济活动的基本认识上的不同。二是目前集体主义观念有所淡化,要不断培养人民的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精神,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文化观。三是指出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塑魂,增强农民的凝聚力。

(八)党的领导

农为党本,党管农村,是我们党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习近平同志认为如何在农村实现党的领导,是农村党组织的历史使命。一是要通过加强党的领导,增强乡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机能,是党成立以后一直为亿万农民谋幸福的重要使命的体现。二是集体经济是农村基层党组织凝聚力和戰斗力的物质基础。在博士论文中提出:“在农村改革和发展中,集体经济是农村基层组织领导地位的物质基础,是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主体,哪里的集体经济强大,哪里经济和社会发展就快”。三是完善党的基层组织为核心的农村组织体系。明确提出村民自治是党领导下的自治。

三、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的物质基础与实践依据

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主要来自长期以来的工作实践,由现实问题引发思考,进而提出应对策略。无论是在梁家河担任大队支部书记,或是正定任县委书记,还是在宁德任地委书记,乃至到了担任党的总书记时期,习近平同志跑遍直接下辖的镇、县、市(地)、省(直辖市)。总是从工作实践出发,把农民的疾苦,地区和谐发展当做首要问题进行考虑。

(一)集体所有,双层经营:土地股份合作型

主要是适应集体账内资产较少,但是土地资源较多的村。在确立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并保持长期不变的基础上,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将原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改革为土地股份经济合作社。通过统一的空间规划、产业布局、组织重构,解决“谁来种地,谁来养猪”的问题。中央颁布《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以来,全国大部分地区缺乏经营性资产,主要以土地股份合作社形式推进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如贵州省的塘约村、陕西省的马季沟村、赵家峁村等。山区地区,一些具有可开发利用的山场等资源性资产的村,将集体山场等自然资源作股,按照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人口数量,量化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个人股份,如密云区的花园村、桃源仙谷等。

(二)两级所有,多层经营:农民投资入股型

发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用现金、实物等资产投资,共同组建界于原集体经济组织与农户之间的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主要适应具有良好市场经营项目,集体又急需资金扩大经营规模的村。首先,发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以现金或者实物投资入股;其次,将集体历年积累作为集体股份;有条件的地方,也可以吸收社会法人或者自然人投资入股,共同组建股份合作制企业。如北京市顺义区的北郎中村、陕西省咸阳市的袁家村等。

(三)集体所有,统一经营:存量资产股份量化型

主要适应那些集体账内存量资产数量较多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基本形式是“由共同共有到按份共有”(受益凭证性质的“股份”)。存量资产量化型是我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的主要形式。目前,北京市的乡级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以一道绿隔、二道绿隔地区为重点,正在由近郊向远郊推开。上海市松江区已经全部完成了乡镇级产权制度改革。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把集体净资产直接量化给每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如上海市的新桥镇联社;二是把一部分资产量化给辖区内每个村集体经济组织,其余资产量化给在乡镇集体企业工作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如东升镇;三是将乡镇集体资产全部量化给辖区内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乡镇集体企业职工,回各自户籍所在村参与股份量化,如石景山区农工商改制。

(四)三级所有,多层经营:乡镇统筹的组织体制

主要是指改变过去“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发展方式,通过跨村联营联建,实现集体土地资源的集中优化配置,经济产业升级。一般呈现为“三级产权主体,多层次经营”的格局。北京丰台区长辛店镇通过乡镇统筹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形成了镇、村、户的三级所有,包括多个经营主体、投资主体的多层经营的新体制。2016年,乐平镇党委政府提出“塘约+八村”的发展新路子。2017年,在西藏自治区尼木县的仅有两个行政村的卡如乡,探索通过建立乡党委书记任社长、乡党委委员任部门责任人的乡级联合社以解决贫困问题的乡镇统筹的新路径。浙江省嘉兴市的南湖之畔,由平湖市委组织部牵头实施的54村跨镇联营联建转化集体经济薄弱村成为又一个可贵的探索。

四、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的几点启示

习近平集体经济思想内涵丰富,博大精深,对于我国乡村集体经济发展与改革工作具有的重要指导意义,突出体现在“一个性质,三重关系”:集体经济性质、集体经济与共同富裕的关系、集体经济与乡村治理的关系、集体经济与城镇化的关系。

(一)要深刻把握集体经济的性质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集体经济,主要是基于对集体经济性质的深刻理解,这也是当前推进集体经济发展与改革事业的前提。一是要加快集体经济的理论层面的研究。主要有以下五个视角:区别于个体的生产方式上的联合性,不是个体意义上的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雇佣劳动为以成员福利最大化为目标的联合劳动;区别于私有的经济制度上的公有性,产权结构不具有可穿透性,不是按份共有意义上的“一篮子土豆”;区别于合作社的组织形态上的社区性,集体经济属于熟人社会里的联合,兼顾经济与社会问题,特别是表现在强弱联合、弱弱联合,不丢下一个穷人,追求社区集体成员福利最大化;区别于农业产业组织的经营体制上的综合性,集体经济产业类型多元,且包容了非經济性社会事务;区别于企业法人的治理结构上的民主性,是一人一票,而不是按股投票。二是要进一步加快集体经济的法制化进程。近年来,集体经济的法制化进程出现了重大突破。新近通过的《民法通则》把集体经济组织列为特别法人。下一步要深入研究集体经济作为特别法人的登记制度。

(二)扶贫工作关键在于农村内源式发展

发展集体经济,有利于孕育抱团取暖,共同富裕的集体主义精神,解决扶贫的内生动力问题。过去扶贫工作往往是依靠一位好“官”、一项好政策,或者是社会资本。走集体化道路,动力则是内生的,效果也是持久的。因此,扶贫工作的经济基础是集体经济。基于集体经济的农村内源式发展,包括: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与带头人的核心作用;集体经济加公司形式解决产权开放化;外部配套的政策体系支撑等。

(三)乡村治理需要党支部领导与村民监督的有机融合

集体所有制基础上的乡村治理,需要将党支部的领导和村民的有效监督有机融合在一起。要发挥党支部的核心领导作用、建立村民监督的制度保障,并理顺村党总支、村委会和村合作社之间职责关系。

(四)乡镇统筹是农村体制改革的方向

推进农民就地就近城镇化是新型城镇化的总体方向。适应集体建设用地的集中优化配置要求,实施联营联建,乡镇统筹势在必行。关键是要破除“村自为战”发展格局,打造小城镇集聚内核,加快集体经济的产业结构升级,形成当地农村人口的城镇化集聚趋势。实施主体主要包括镇党委政府、镇级联社、联营公司以及产业协会等。